当前位置:绅葬小说阅读网 > 都市情缘 > 蔷薇刺

贰何言对错

屋内的丝竹声不知是不是换了曲调,刚刚听上去还觉舒缓的音乐现在竟觉得无比凄凉,让人心里胀胀的更加难受,我泼掉手中早已凉透的茉莉茶又重新续满,轻轻啜了一口,温热在唇齿间蔓延然而一颗心却是越加冰冷。

“如果没事我先走了”韦德灿出声打断了这种沉默,我微笑点头没有多言,任他买完单先行离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我静默发呆,思绪像脱离了现实早已不知飘向了何处,恍恍惚惚依旧是她一声不响就走掉那年的年夜饭,往年一家四口的餐桌上只余一老一小两个单薄的身影,没有烟火,没有红包,没有欢笑。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滴打在玻璃上惊扰了我的思绪,我回过神默默收拾起桌上的照片和凌乱的资料,一张一张的照片如无形利刃剜着我的双目,刺刺生疼,似是再也无法忍受这份痛楚,一把将混着照片的照料胡乱塞进了档案袋,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黑夜的羽翼覆盖在城市的上空,雨幕中行人脚步匆匆,空气中的湿润似顺着毛孔融进了血液,把五脏六腑都凉透了,一滴雨点顺着伞檐无声坠落,等待它的是粉身碎骨,然而它却固执的一往无前。

撑着伞走在街上,浑浑噩噩一如游荡的鬼魅,忘记了自己怎么回的家又怎么在酸楚中睡去的,一早醒来,只觉得疲惫不堪。

正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时,李夜熙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黄老板在所里已经等的有些着急了,我忽记起今日还有场官司要打,看一眼表离开庭快不到一小时了,急忙吩咐李夜熙带着开庭资料和黄老板先去法院,我会随后就到,匆匆换好衣服在楼下外带了一杯咖啡开车直奔法院而去。

法院门口,李夜熙看到我的车一个疾步上前,额头上因为着急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薇姐,你总算来了,还十五分钟就开庭了,你快进去我来停车”

接过李夜熙递来的公文包走向法院高耸的台阶,初夏的暖阳正照耀在法院门口**地国徽上,折射出来的光芒透着威严与神圣,伸手将五指张开,阳光自指缝映入眼中,绚烂的有些刺目。

“薇姐,我们进去吧,黄老板已经在里面等了”停好车后的李夜熙快速的走了过来,一身很正式的装扮,手里还拎着一件外套,略显羞涩的脸上挂着他一往的腼腆笑容。

我望向法院幽深的大门,像巨兽张开的嘴,只等着每一个送上门的猎物,这是我多少次来过这里了呢?可能自己也数不清了,曾参加过一次同学的聚会,会上很多人都在自我嘲讽说:曾经发誓要为真理打官司,要用法律去捍卫弱势群体,可后来入了社会才看明白一切宗旨都是为了钱,没有钱你就什么也不是还谈什么法律,当时我只浅浅一笑,因为我从没那样可笑的想法,我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就像接下这场本就没什么难度可言的官司,不过是因为可观的回报。

我闭目,将刚才的负面情绪丢开,努力调整状态到最佳,睁开眼我依旧是自信果断的雨凌薇,抬起头迈着坚定的步伐朝法院走去。

“不…我不要离婚”。

一声凄厉的嘶喊突兀响起,与此时法庭的**肃穆形成鲜明的对比。站在被告席上的女人目光直直的盯着我,早已失去了水分的容貌满脸蜡黄,激烈的情绪使她胸口一阵急剧的起伏,指着我的手因为愤怒而不停地颤抖“你为什么非逼着我离婚,你也是女人,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嫁给他时什么都没有,几口人挤在一间破烂的小屋里,他说他要做生意,我就到处为他筹钱,从来不舍不得为自己花一分,恨不得连碗里有块肉也要夹给他吃,我图的是什么,是这一纸的离婚书吗”

“被告请注意法庭秩序”法官威严的声音在审判席上森然响起,那个叫刘玉芬的女人不甘的坐下,目光仍愤怒的望向这边。

我看一眼坐在被告席上刘玉芬的辩护律师,微笑着面向法官说:“尊敬的法官尊敬的各位陪审员,诚如被告所说,我的当事人与被告刘玉芬的确属于患难夫妻,但共同患难不等于双方有坚实的感情基础,我的当事人与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仅两个月便结了婚,并没有多么夯实的感情基础,婚后不久双方就争吵不断,这种状况一直到三年前我的当事人向被告提出离婚,而被告以各种理由不允,之后我的当事人离开与被告共同生活的居所独自居住,这些年虽有与被告的经济支持,但并没有继续共同生活。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二章第四条规定,夫妻双方因感情破裂分居满两年者,经调节无效一方可以提出离婚诉讼,我当事人提出的离婚申请完全符合现行婚姻法的各项规定,所以代理人恳请当庭终止这段早已实亡的婚姻”

法官转首看向被告席“针对代理人的陈词辩护人请发言”。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被告席上辩护手律师张名滔,张名滔素来以行事稳健著称,快三十来岁的年纪,在开庭之前作为双方的代理律师私底下也有过几次交锋。

“原告律师根本就是在歪曲事实,有违律师的职业道德”

张名滔语出惊人,等于送给了我一个口实,不知他为了什么如此冲动,我诧异过后快速起身回击“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难道就是辩护人的律师职业道德吗。'

“铛…..”

法官将手中的锤子敲了一下,目光在我与张名滔之间快速的梭巡了一番:“辩护人请明确阐述你方的意见”

张名滔目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从桌子上拿起了几页资料放在了投影的仪器上,然后大声说:“我的当事人与原告结婚已有十五年,起初生活拮据,我的当事人任劳任怨的照顾原告年迈的父母,而原告则在外面打拼,并且成立了现在的“启名纺织厂”之后原告在事业成功后对我的当事人百般的嫌弃与刁难,更甚至原告的所有财产都对我的当事人隐瞒,我刚才提供的资料上是这几个月里启明纺织厂频繁的资金流出,名义上是各种投资与设备引进,实则却是转移财产,目的是防止我代理人得到她应有的那一份,我请法庭对此查证”

“辩护人不查清事实便盲顾己见的发表个人意见,是不是就是你刚说的歪曲事实呢”我目光镇定,从容的将一叠资料交给陪审“这是数月前我当事人人与G市的一家服装公司签订的原材料供应合同,按服装公司的要求我代理人现有的工厂规模不足以应付庞大的货源,继而与本市另一家原料生产商合作并且成立了新的子公司,所有的账务往来这些资料里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另外我当事人在向法院提交离婚申请时便将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不动产详细列表上交,被告说的转移财产又从何说起”

我笑意深深的看一眼张明涛,他所谓的证据很多是我故意放出来的,现在我提供的资料足以将他的指责化为乌有,就是法院也找不到任何纰漏。

“那么这些呢”张明涛将一叠照片放在扫描器上目光锐力的逼视着我“请问原告律师对这些照片有什么看法”中央的电视上放映着一张张男女暧昧拥抱的照片,“原告在婚姻内与原告的助理李婷婷保持长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因为原告的婚内出轨造成我当事人的长期精神崩溃,几乎抑郁,这种发达之后便抛弃糟糠之妻的行为令人发指,简直就是当代的陈世美。”

“辩护人的指责我当事人无可否认,李婷婷年轻、漂亮,活泼的性格的确吸引了长期处在感情空白的我代理人,爱情的起初都是美好的,可当我的当事人终于意识到他的爱情是违背了法律与道德基础时便果断终结了这段恋情,一段美好的恋情不得不终止,谁又能理解我当事人内心的凄苦。”

“原告律师是想以此博得同情吗,分手可以有多种不同结局,其中一种就叫死灰复燃,”

空气中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旁李夜熙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微不可查的朝他点下头,继而以沉稳的语气说:“辩护人的这种妄断我实在不敢苟同,据我所知李婷婷上周刚与他的男友在民政局注册结婚,婚礼就定在下个月,我当事人受邀参加婚礼,另外辩护人说我当事人是当代陈世美,那么我试问,如果先提出离婚的一方是女性,按辩护人的逻辑,是否她就是当代潘金莲呢,离婚申诉本就是一个公民应有的合法权益,国家出台与婚姻有关的法律就是为了保证每个公民能够拥有自由平等的婚姻,辩护人多加指责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我停顿一下继续说“我这也有一分证据,是被告三年前写给我当事人的一封信,信上的大致内容是,若我的当事人坚持离婚,被告便要我的当事人不得好死,并且同归于尽,被告的这种威胁不仅仅是口头上的威胁,甚至行为上也做出了对我当事人的伤害,在我当事人收到这封信的仅仅一个月后,被告便在我当事人的办公楼里将我当事人从三楼的楼梯上推了下来,造成我当事人颅内出血并多处骨折,我这有当时为我当事人医治的主治大夫和当日目睹此事员工的证词,还有医院当时出具的伤情报告”

我直视着张名滔,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他有一瞬的错愕,我缓缓一笑,发言毫不停顿“被告的这种行为虽不是胁迫婚姻,但这种以人身安全为筹码的婚姻如何能让双方幸福的生活,又如何能被社会、伦理、道德所承认,所以代理人再次恳请当庭终止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庭审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与张名滔彼此唇枪舌棒,一句看似普通的话其实蕴含无比凌厉的机锋,一个不慎便在没有翻盘的机会,证据、证人,在一次次的反驳与辩证中,看着张名滔渐渐颓败的双眼,心中成竹已定。

下午三点走出法院的大门,李夜熙提着公文包跟在身后,一颗心没有因为胜利而有丝毫的喜悦,中午休庭时短暂的一幕不停在脑海盘旋,刘玉芬跪着祈求黄启名不要离婚,却被黄启明一脚踹开,他脸上的嫌弃直呼我心底最深处。

“雨律师,呵呵…怎么走的这样急,说什么也要请您吃顿饭聊表感谢”黄启名从身后走过来,挺着一个比孕妇还要大的肚子,才四十来岁的年纪头发却明显的发秃。

我看着他,突然无比反感,语气明显发冷:“饭就不必了,将余下的代理费尽快打过来就当是你的谢意了”

黄启名仍一副笑呵呵模样:“瞧雨律师说的,我怎么可能少了您的代理费呢,若不是您这官司指不定又拖到什么时候了,您赏个光,今天咱们去庆祝一下”

我停住,转身,目光在这富态的中年男人身上多瞅了几眼:“黄老板的确该去庆祝庆祝,终于甩掉一无是处的黄脸婆,财产分割的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从今以后的生活是要多舒坦就多舒坦,只是这饭黄老板您自己吃就好,我胃不舒服,会吐。

黄启明听出我话中明显的讽刺,略尴尬的笑了几下:“那也好,雨律师估计也忙,别平白的被我耽误了”

我转身继续向外走,心底的厌恶油然而生,一个男人宁肯花大价钱请律师去打官司,却不愿给与他共患难过的女人,可扪心自问我又高尚在哪,帮他转移名下的财产,为遮人耳目让他的情人与旁人结婚,如果他是过街的老鼠我又何尝不是厨房里的蟑螂。

“你这个女人”

凄厉的叫喊在身后传来,我转身正碰上直面向我扑来的刘玉芬,她冲过来双手猛的钳住我的双肩,一张脸愤怒的扭曲着,凄厉的声音近乎咆哮:“你这个女人,你为何非要拆散我的家庭,你也是女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计较他在外面有女人,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我只要保住这个家,我的孩子还那么小,你为什么要拆散我的家,你为什么,你也是女人…”

她钳着我的肩不停摇晃着,指甲深深掐入肉里,我怔怔没有反抗,这个看起来干巴懦弱的女人仿佛已失去了一切生命色彩,只余眼中的绝望与愤怒,像一颗被风化了的岩石再也经受不住一点点的外力。

这时站在一旁的黄启名却大步上前一把掰开李玉芬的手,在我还没来得及阻止时将她向后一甩,刘玉芬本能的向后跌去,一连跌了几个趔趄都没有稳住身形,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惊险时分身后赶来的张名滔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刘玉芬,惊吓过后的刘玉芬直直的望着将他推倒的黄启名,脸上的表情复杂难明,震惊、委屈、不甘最后都化为了汹涌的泪水,低头趴在张名滔的怀里嚎啕大哭。

张名滔抬起头愤怒的看着我,眼中寒光闪闪,我也毫不示弱的与他直视,在这个暖意融融初夏的法院门口,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哭泣声,我与他目光相融短兵相接。

“你到底还有没有一丝作为职业律师的素养”

面对张名滔冰冷的质问,我回报一个浅浅的微笑,“何为律师素养,律师最大的职业素养不就是保护当事人应有的权益吗,难道张大律师不知道?”

张名滔冷笑了一下,“早在跟你照面之前就有人跟我说,雨凌微接案子从不问青红皂白,只看代理费多少,没想到还真是这样,黄启名给了你多少好处”

“没想到张大律师对我印象还蛮深刻的,可惜我却没听说过张大律师的风采,至于黄启名给我多少好处,我若说是免费你信吗”

有一刻的停顿,张名滔深深的看着我,眼中的锋芒一闪而过,什么也没说扶着还在低声哭泣刘玉芬往外走,在擦肩而过后停住了脚步,“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誓词吗,还知道自己是一名保护法律尊严的律师吗?”

我微转过头:“法律的尊严就在于当事人的律师能为他尽全力赢得胜诉,哪怕他是十恶不赦”

张名滔宽阔的后背明显动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扶着刘玉芬继续向外走,逆向的阳光为他镀了一层金边,我不知道他眼中的正义是什么样的,也许是我从来都遥不可及的吧。

“一个无名小律师也敢这么嚣张,雨律师您说是不是”黄启名走上前一脸的谄媚”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胃里忍不住的翻腾,仍浅笑着说:“魁魅魍魉而已,不过黄老板出去可要小心些,毕竟白天也是会打雷的。”不理会强忍怒气的黄启明,转身朝停车场走去。

“黄老板再见,有时间请您吃饭”身后的李夜熙似是在替我圆场,说了两句客气话便追了过来,:“薇姐你别跟那种人生气,不值得”

倏的停下脚步,转过头打量着李夜熙,虽知道他说的那种人是不包括我的,但我却明明就是他说的那种人,唯利是图,自私自利。

李夜熙被我看的有些不安,不知所措的笑了一下,“怎么了薇姐,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微笑着摇头,突然想起李夜熙刚来泰升时的样子,那时候的他特别容易害羞,一有女生跟他说话就会脸红,是那种连脖子都会红的害羞,整个泰升的女生都跟发现宝似的惊喜,每天都以他取乐,可时间不长,李夜熙就将脸红的本事忘光光了,在女生中当然的也就失宠了,到现在也只保留了些腼腆,不得不说人的变化真比化学实验还精彩。

“熙熙,我下午就不回所里了,你自己打车回去,将今天庭审的经过跟刘头说一遍”打开车门回头交代李夜熙。

“你去哪啊薇姐,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你回所里吧。”

半小时侯后回到住的地方,一进门便散了架似的倒在沙发上,大面落地窗投射进来充足的光线,落在身上暖洋洋的,宽阔的客厅里除了几样必要的家具没有一件多余的摆设,转头时无意瞥到桌上几页散乱的资料,正是昨天韦德灿交给我的。

散乱的资料中间一张打印的剪报格外显眼,上面的黑色标题是“鸿杰盛世献爱残孤儿童。”标题下黑白色的照片里,一个女人和六七个孩子围坐在一起,一边打着拍子一边唱歌,看向孩子的眼光里闪耀着深深的慈爱。

热门小说推荐:凤霸天下〕〔Eye〕〔黑暗都市之罪恶之城〕〔都市传之两仪起〕〔七绝尊仙〕〔回头的岸〕〔快穿女配目标男主〕〔九龙天玄〕〔纤纤玫瑰与你相伴〕〔逆境之王〕〔倦归春〕〔网游之无赦邪神〕〔中二少年的异界之旅〕〔辛迪和她的朋友们〕〔鬼面传说之起源〕〔黑暗神界〕〔那夜烟火照亮了我们〕〔怒虎狂沙〕〔萌学园之汐〕〔风铃岛的秘密〕〔黎明未说晚安〕〔凤落谁家〕〔日月梦沉〕〔深宫失心〕〔相遇在巴黎〕〔花之骨重生之再恋〕〔青云镇〕〔有个总裁叫小白〕〔代理月老〕〔闯王的宝藏〕〔我的世界的那些日子〕〔拥抱爱情拥抱你〕〔天印六骑士〕〔浑身是火的小火人〕〔顾盼流兮〕〔青春时的爱情是遗憾嘛〕〔完美逍遙〕〔网游之春风十里〕〔天子剑系列〕〔灵玄洪天〕〔血腥糖果〕〔网游之血杀轮回〕〔征战之前先拿下丞相大人〕〔赤氏家族〕〔37号〕〔1庭2情〕〔魔鬼恋人病态信仰〕〔极品死神的爱情〕〔仙人修仙系统〕〔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你〕〔我是天才巨星〕〔奥拉之辉寻找之路〕〔谋定〕〔机战之心〕〔老师生〕〔从遇见开始〕〔妖倾城魔倾天下〕〔对不起是我弄丢了爱情〕〔唐侨传〕〔王者世界自创〕〔秦古的异星之旅〕〔弯桥〕〔寻音〕〔总裁来袭丫头专心点〕〔转角的那份爱〕〔无用的操控师〕〔云天天尊〕〔寒风未希〕〔死亡红包〕〔开心最重要〕〔一世寒柳〕〔豹子坏坏惹人爱〕〔拯救之旅〕〔你倾城我倾国〕〔霸道总裁的甜宠妻子〕〔沧溟之星罗棋布〕〔死亡游戏之真心话大冒险〕〔百曲阁〕〔女神蜕变之路〕〔幽暗空识〕〔龙脉守护人〕〔灵幻秘境〕〔重生之爷你就从了我吧〕〔丧尸爆发之全家求生路〕〔几世不忘〕〔媚魔〕〔蜀中匠人传〕〔重生之圣魂〕〔末世之两世〕〔京城颜涵〕〔网游之绝色的美少年〕〔这个道统有点强〕〔爱的最佳折磨〕〔崩塌空间〕〔基因改造计划〕〔五胡涛海传〕〔总裁你算个什么〕〔从遇而安〕〔潜规则恋爱〕〔苍玉录〕〔数码宝贝之数码时代〕〔柠檬树下你与我同在〕〔年轮不在〕〔创界造神〕〔鹿逐〕〔云舞冥鸦〕〔全球通缉〕〔腹黑公主宠夫三十六计〕〔首席大人娇妻归来〕〔死亡之声之第十三双眼睛〕〔穿越之我乃凌驾于天的人〕〔大记事1〕〔请你好好地爱我〕〔妖尘鸣仙〕〔梦回无声〕〔学院天使游戏〕〔就要欺负你〕〔侠盗猎车罪恶都市〕〔神符妖龙〕〔幻想少年之梦
最新入库小说:盗墓王者〕〔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名侦探柯南续篇〕〔将恶人进行到底〕〔坏掉的流年〕〔腹黑总裁我以有约〕〔EXO之为爱起舞〕〔带回一只女婴来〕〔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专属于她的爱恋〕〔构世〕〔容安馆的你〕〔神坑穿越瓦罗兰〕〔暮去待你归〕〔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推倒相公〕〔开封有个哑娃娃〕〔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苍茫末世〕〔十年繁华依旧〕〔倾城落雪〕〔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赛尔号之碧瑶〕〔盗墓王者〕〔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山海不平隔云天〕〔星座守护之心〕〔巅峰枪王〕〔利刃侠〕〔有主见的方润〕〔兽皮人的复仇〕〔恶灵之刃〕〔永恒的长城〕〔魔兽世界编年史〕〔盛宠毒妃五小姐〕〔不要再逃了〕〔腹黑总裁我以有约〕〔人鱼公主你别跑〕〔走啊去捉鬼〕〔清素若九秋之菊〕〔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婚不作祟〕〔洛克王国之征途〕〔苏苏营救计划〕〔三千纪元〕〔名侦探柯南续篇〕〔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总裁大人太温柔〕〔恶灵之刃〕〔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北武都尉司〕〔网游之争王记〕〔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温柔世子宠溺妃〕〔废土生存法则〕〔鲸鲨暗河〕〔又是一年梨花似雪〕〔盗墓王者〕〔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道士爷爷〕〔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末日狂帝〕〔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杀戮之后爱意尚存〕〔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穿越APP〕〔鲸鲨暗河〕〔推倒相公〕〔温柔世子宠溺妃〕〔鲸鲨暗河〕〔吾家有树才安好〕〔石连草〕〔爆裂飞车之风之子〕〔女巫恋上猫〕〔那时我们都不懂爱〕〔风琴雨夜〕〔腹黯霸蒂〕〔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无忧城〕〔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囚爱之邪帝霸爱〕〔袖了双手倾了天下〕〔网游之均衡天地〕〔推倒相公〕〔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带回一只女婴来〕〔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兽皮人的复仇〕〔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春秋之恋红尘梦〕〔魔兽世界编年史〕〔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妹妹是假少女〕〔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半夏浮华〕〔巅峰枪王〕〔七日记〕〔年年岁岁声声慢〕〔血降〕〔年华独白〕〔失忆大小姐〕〔傲娇总裁宠萌妻〕〔网游之重启战魂〕〔蔷薇刺〕〔后洛神赋〕〔无忧城〕〔刀塔之小兵逆袭〕〔诡镇怪谈〕〔废土生存法则〕〔血凰涅槃凌九霄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